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琴儿的写作原创

恐无声,弦声声,伴得月夜窗台琴!

 
 
 

日志

 
 

[原创]经曲影片《人证》:母爱的遣责  

2009-11-07 17:55:53|  分类: [原创]电影与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经曲影片《人证》:母爱的遣责

[原创]经曲影片《人证》:母爱的遣责 - 猫咪 - [我的原创]猫咪爱之巢文/猫咪[原创]经曲影片《人证》:母爱的遣责 - 猫咪 - [我的原创]猫咪爱之巢

“妈妈,你可记得,你送给我的那顶草帽,很久以前失落了,它飘向浓雾的山岙。。。”八衫恭子本想领完最后一个奖赴纽约和儿子共平待在一起,但是共平由于撞死人畏罪潜逃在纽约被击毙,噩耗传来,她把最后一点思维送给了她的黑人儿子焦尼,心中唱着那首《草帽歌》。

焦尼是她在东京二战期间与美国士兵生的一位孩子,二战后被其父亲威利带回美国,母亲八衫恭子给他留了一顶麦秸草帽和一本西条八十的诗集。二十三年后,焦尼凭着二样儿时陪伴多年之物,利用其父故意撞车索赔得来的六千美元踏上东京。

但是,没想到,他这深刻的期盼,儿时累积的思母之情换回生命完结,他的母亲八衫恭子亲手杀死他。

但是八衫的另一个儿子共平却由于撞死人而得到她的包庇,八衫将他送到纽约就读,以此掩人耳目。

同样都是她的亲骨肉,八衫对待两儿子的手段截然不同。一个是大名鼎鼎国会议员的儿子共平;一个是屈住在黑人区租房的儿子焦尼。八衫在内心应该受到遣责,她堂而皇之不在于她亲手杀了焦尼,而是她没有保护好共平。共平死了,她公然说,她是为儿子而活。

她说这句有愧于焦尼。焦尼也是她的儿子,可是她敢于用刀刺向他的胸腔,焦尼最后死了,法医说,焦尼胸腔喷涌大量鲜血,内膜受伤而死。焦尼死的最后一刻,还从清水谷公园爬到皇家饭店23楼想见他的妈妈,但他还没撑去见八衫,就倒地身亡。

八衫有愧于焦尼。焦尼在死前说,“我不要钱,宁愿要妈妈!”,可八衫就是铁石心肠,她用钱没把焦尼打发走,最后选在清水谷公园把他杀掉。八衫不配当一个母亲。

在共平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她在纵容孩子,纵容孩子就等于奸诱他犯罪。她给他50万,为了使儿子撞死人的不安,马上停掉,但是她毕竟是老手,既然杀了焦尼,也应该畏惧“半夜鬼敲门”,她装得心平气和,似乎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她还蛊惑共平离开日本,和议员的老公划分界线,以免得没有教育好儿子丢了他的官职,哦,不,应该说,八衫的翅翼长硬了,她不需要他的势力发展她的事业,她的时装设计奖项一个个接踵而来,一株株的光环泯灭了她的母爱之心。

八衫真的不配当一个母亲。是的,她是时装界的强人,但她还掩饰不住心中的虚伪,是她过去曾被美国兵强暴所产生出的自卑,还是她本性就自私?但她确实亲手杀死了焦尼,一位用二十多年的热血期盼拥有母爱的孩子。焦尼见八衫冷漠地拒绝他,他失望地问过她:“妈妈,你很讨厌我吗?”八衫没有给他答案,就在她成立皇家的时装发布会上,她把焦尼约在公园,用水果尖刀捅向了自己的亲骨肉焦尼,焦尼最后的眼光,聚焦在夜晚皇家的顶端,霓虹灯装饰下那顶美丽的帽子。焦尼恐怕最痛心的不是那一股股喷出止不住的鲜血,而是母亲无情的目光,和她下的那把锋利的尖刀,一位敢于狠下手去杀儿子的母亲是无情的,八衫看着焦尼拔掉利器,疯狂逃命。这和她比起“心肝宝贝长心肝宝贝短”称呼的共平是如此不一辙啊!

八衫如何对得起她的良心呢??杀人后,她还可以咄咄逼人与警员对质;她还可以面带微笑举办她的时装会,这是多么令人心痛的母亲!!焦尼带着沮丧的目光看她离去,焦尼的手是弱小的,他手上的脉搏是随她而跳!!但是最幸福的时光,却成了他最悲凉的一刹那。在生命跳到最后劲头,他还努力去保护喘息,企图能用自己的真诚挽回八衫的再顾一眼。

焦尼死了!!他手上捂着一本《西条八十》的诗集,孩小的时候,八衫曾经用深情的语言给他念出《麦桔草帽》这首诗:

       妈妈,我的那顶草帽不知怎么样了?

  就是那年夏天在从碓冰去雾积的路上,

  掉进峡谷的那顶麦秸草帽哟!

  妈妈,那是我喜爱的帽子哟!

  可是,突然刮来一阵风,

  那时,叫我多么懊恼。

  妈妈,那时从对面走来个卖药的青年,

  他脚缠藏青的绑腿/手戴保护套,

  千方百计想帮我拾回那帽子,

  但终于没有拾到手。

  因为那是很深的峡谷,

  而且长满了人高的草。

  妈妈,那顶帽子真的怎么样了?

  当时盛开在路旁的小百合花,

  也许早已全都枯凋?

  秋天,在那灰雾笼罩的山底,

  那帽下,也许每晚都有蟋蟀在鸣叫。

  妈妈,现在一定是——

  在那峡谷里,象今晚一样,

  静静地落满了秋雪,

  要把那曾经油光闪亮的意大利草帽,

  和我写在那上面的“Y.S”字母一起埋掉,

        悄悄地、凄凄地埋掉!

共平死后,八衫来到雾积的山顶,她的光环也换不回两个儿子的生命。是的,清晨的阳光很绚烂,晨曦透过松坳,发出钻石般的光芒,她的人生本是如它而灿,但是,她欠焦尼一颗心;她欠共平一个教育。她的一生把自己都毁了。

风吹来是伤痛,那么下刀的时候,又怎感手不会颤抖?心都不惧的人,手怎不逼孩子的心间。“妈妈,忽然间狂风呼啸,夺去我的草帽,高高卷走草帽,飘向那天外云宵!”

也许天堂的焦尼,看到了八衫跳下悬崖时飘起的那顶麦秸草帽!!

2009-11-7 17:07猫咪写于厦门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