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琴的写作原创

恐无声,弦声声,伴得月夜窗台琴!

 
 
 

日志

 
 

何日再逢君  

2009-05-25 19:34:53|  分类: [原创]流金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何日再逢君

何日再逢君 - 猫咪 - [我的原创]猫咪爱之巢文/猫咪

(一)爱上三星级的家

 第一次认识A君时,他个头不高,三十八岁的男人看起来要比实际年纪大。额头上方的头发他自个比喻道过早谢脱。

如果他不说话,你又不屑仔细看,迎面看着走来的就是一般男子。

A君,实际是个博士生,而且声望相对高。但是跟他一起,并不要装得拘束和过于沉府,只有见他做事时,他显得成稳,步履生风,目光似炯。

在厦门工作时,政府给他分配了一套房子,离市府项目工程开发办公室很近。但是这样一套房子并不满足他的心,他在中山老城区租了一套房子,二间一厅一卫一厨的。

第一次去他租的房子时,里面显得陈旧,刚开始,我不能想像这样简朴的房子与他从事的职位挂上钩的。

但是他介绍说,他的侄女住在这里,偶尔他就平时回来住一下。

听他的介绍是很为家人着想的人,事实每次他的哥哥来厦门,都是给他五包,包机票,包伙食,包住宿,包旅游,包风险。

说到哥哥,回忆他的故乡,他有略带孩子的纯真。

“我是湖北武汉人,童年在那里渡过。我的家并不很富裕,小时候住在乡下,我喜欢房子的简陋,它使我想到童年吱咯吱咯响的床。”

我笑道,点点头。A君没有抑制忆起童年的兴奋,大概在他脑中,那些简单而简朴的生活才最铭心的。我猜知,他想老家了。老家那些不坚固的床,一动就发出声音的木架床,是他童年的情结。

他沉浸在回忆,表情甜蜜。稍作一刻停顿,回到现实,讲述道“实际,大部分时间我生活在北京,北京是一个五星级的家!它装裱得非常富贵,材质用料都相当上乘。我的太太长得很丰满,看起来就是个官太太。”他笑,并掏出钱包,从一个透明的夹层取出一张女人的照片。

果然是笑得眯成一条线的富态女人,她的脸很圆,身体丰腴。“你太太有福相。”我说,A君笑。

A君随后说:“我更喜欢三星级的家!”他的回答如此简炼,很真实。

待在这样的房间,A君最喜于坐在客厅,看二十一寸的旧彩电。他是个下厨能手,很爱自己做饭。烧饭时间,在厨房用电饭煲压饭,几分钟后,那个只适合小口人家用的电饭煲发出嗞嗞的声音,随着一股饭香味飘到窄小的客厅,很快的,进厨房,他放下砧板,准备烧菜,听说我是爱下厨的女子,他在里面喊道:“猫咪,你要不要露一手?”我起身往厨房一瞧,他拿着一颗大白菜已经在手上,剥片,洗菜,切,看来将下锅。呵呵,A君承让厨师位置,我哪有不从命的道理。我对他说:“好吧!我炒个大白菜你尝尝!”

我问他有没有蒜,看看四周,就除了一颗大白菜,什么也没有。他见我犯愁,有点为难配料的缺少并笑呵呵说道:“你坐着吧,还是我来!”

我嘻嘻直笑,象个小孩子得到家长的释放,遵长命,坐回沙发,耳里听到热锅翻菜的声音。

不消一刻的工夫,香味扑鼻而来。A君在里面唤我,“吃饭了。猫咪,把桌子收拾下!”我拿着旁边干净的毛巾,擦抹桌子,见他端菜出来,麻利地从沙发一堆报纸中,找出一张旧纸垫在上面,最开始,他给我盛了一碗白米饭。

我们吃饭的时候,他的侄女回来了,年纪看似十六岁,用武汉方言向A君说了几句,大似A君问她吃了没有,她回吃了。说了几句就见她径地走进她睡的房间,悄悄关上门。

“吃吧!”A君这样叫我,我夹起一块大白菜放入口中,“嗯,酸辣白菜,味道不错!”我突然汗颜,幸好我没露手,我这清淡的客家菜,怎么适合他浓重的口味呢?不过,一碗饭,很快因为菜的酸脆开胃吃了下去。

A君第二次约我,吃饭还是一颗大白菜,以及几头生的蒜子。他叫我下厨,那一次,没有上次的顾虑,也麻利地剥片,洗净,切断。他坐在外面告诉我,如果喜欢吃甜酱就放一些,因为上次他看我吃得津津有味,便从旁鼓励下。我当然会按着他的做法,在菜上适量加些。一盘菜,炒得也跟他炒的一般颜色。橙黄而有几株的绿。

吃饭的时候,我们坐围桌子,他从厨里端出二个特别硕大的东西,黑糊糊的。我一瞧,那是什么东西啊?凉的。他很亲和地,就象一熟悉的大哥对小妹说,端过盘子,递了前来,说“猫咪,尝一个!”

我问:“好吃吗?”他说:“你吃吃看”,我夹了一个,咬了一口,好脆啊,酱油水味,很适合我。他笑道说:“不错吧”见我吃得津津有味,他边吃另一个,边解释说:“昨天某某人送来的鲍鱼。打算你今日过来,特地留一个你尝尝。一百多一个!”我笑,想,一张嘴,两人吃掉了二张百元人民币。

吃过饭,A君问我要不要去南普陀走走。我说也好。去闻香火味,看那里的苍松。

市里给他的车就停在陈旧的大门外,走在保安亭,里面的保安向他打招呼,他笑了笑,没有一点官腔。

他载我来到南普陀,并将车靠在一颗树旁。我们走路从寺门进去,南普陀的一座红栏蓝瓦的楼上传来和尚的诵经。

他说:“昨天,厦门佛学院请我当顾问!”我心一惊,难道A君修佛之人?他浅笑而道,“我几年前修完佛学课程。”

A君是个很和善的人,他指着额前过上的毛发,“思太多啦!三十八岁的男人先谢顶!”我差点掩不住笑。

A君又言:“我喜欢温柔可爱的女子!得其妻,夫复何求?“他拉过我的手,笑看常年到南普陀一走,都是来来往往和悦的人们。

我没有抽开,惬意的山风吹来午后的凉快,也吹动美丽而喜乐的心情,我逗笑道:“温柔可爱比不上官太太啊!”

A君没有拒绝我的说法,他似乎很默认相处的平和及宽松。

后来,A君去了深圳工作,繁忙的工作加之我们唯一的联系是手机,我的手机丢失了,我和他也就丢失了信息。

2009-5-25 18:09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