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琴儿的写作原创

恐无声,弦声声,伴得月夜窗台琴!

 
 
 

日志

 
 

[原创]爱情,折翼在床榻  

2009-08-29 08:53:44|  分类: [原创]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爱情,折翼在床榻

[原创]爱情,折翼在床榻 - 猫咪 - [我的原创]猫咪爱之巢文/猫咪

“明,我好想你!”

“敏,我也好想你!”

赵明,张敏,因为MING而缘聚在一起。他们生活在一起半年了。半年?那仅是网上。想当初,他们都是大学生论坛自由言论中脱颖而出的尖尖佼子。

由于互相倾慕,两人相识后很快坠入网恋。赵明在湖南;张敏在杭州。两地距离,网络几乎成了他们课外的全部生活。

赵明自比他大二岁的娟子恋上富二代后,便割舍旧爱,重拾新欢。看起来,长着圆壑脑袋的张敏并不比娟子差,她不仅很体谅赵明准备大学毕业前干燥的自由时间,还经常通过聊天调动他的积极情绪。

赵明不得不认为,张敏是继娟子后认同的第二女友。论坛的网友们貌似都很看好他们,因为赵明的甜言蜜语是用情书实实际际烘托出来的。张敏也不能不为QQ爱而感动不已。

热恋很快升温,张敏宿舍的同学显然也认可师妹的男友赵明,况且赵明有才,姐妹们都争相加赵明的QQ,以巴结才子更能在同学之间吹嘘网络中的邂逅,是多么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同学们对性已经不象过去视作它为洪水猛兽,赵明和张敏之间的大胆表白,水到渠成在两者之间聚成一个焦点,“爱如何用性来表达”。

在网上,通过刺骨而肉麻的文字表述,每当张敏沉浸电脑前,舍友们就笑她,但她们又不乐意离去,掬在她的身旁左一句挑逗:“明”,右一句回应“敏”,直搅得张敏幸福甜蜜,骨格酥散。

哪个少女不怀春?那种被人窥视的情况,只有在夜深人静,同学熟睡之际释放。赵明和张敏各自熬瘦着身体,巴望等到二三更能和网络爱人互诉相思,露骨畅谈性事。

往往即将踏入护士实习岗位的张敏对性启蒙更显得无知,赵明活脱象个大哥哥因势利导。那些话题谈多了,他们更觉离不开对方,朦胧的欲望和梦寐以求的躯体惹得他们日思夜想,不得入寐。

女人谈情,男人谈性。赵明,为了网络心爱的姑娘敏而决定去杭州一趟。盼望团聚的日子,让每个人都激动不已。

视频中,他们多半记取对方的音容笑貌和言谈举止。赵明,一早出发,到杭州时已经是晚上。

夏日杭州微风徐徐,西湖的荷花摇动甜美的身姿似在诱惑游人前来观赏,微风浮过的水面荡起层层涟漪,一切的观光风景,没有赏心悦目设想中的人体唯美。

赵明,早已心归张敏,他的脑里不住重现可爱俏丫头的脸容,黑暗中,他们用如水的黑眸注视,深情向对方呼唤过:“老公”和“老婆”呓语。

见面如此迫不及待。张敏骗过舍友,说她有亲人要来出外接待,她来到赵明早在西湖一带的定好的三星宾馆,不是节假日,宾馆的折价率很高,原来三百多元一间套房可能一百多就可以入住。

赵明,面对有点富丽堂皇,有点喜不自禁。早就在一个月前,通过给人当枪手,写论文赚到几百元,为见那位美媚,全花在交通费旅宿费上了。

但为了“老婆”,他哪在乎平日吃着馒头,泡着熟面,三餐不敢吃大餐的窘状。他满腔热情等待天使降临,想像张敏象个医院中的白衣天使穿梭在这个房间。

赵明洗了个澡,穿上出门前,在学校外的夜市服装摊,讨价还价买的一件新T恤,他美美象个绅士喷着放在浴室梳窗台前的咖哩水,那一种浓香型的装饰水,赵明不经意对着镜子用手摩弄着极酷的发型。

夏日吹来的风,把傍晚路上走的人们,鼓散出一股自身都能闻到的汗臭味,张敏是实习生,钱也不够,手机袋中只有五十元作为备用。她从宿舍徒步到那家指定的宾馆需要二十多分钟,她赶上在街角看到一间热乎乎冒着热气的杭州蒸笼包子,也顾不得平时穿上得体衣服,矫情地用手绢和众姐们放着小手上小口地咬,她想,和赵明周旋不知要花多少气力,先填包肚子为先,顺便关心赵明,顺势也给他带上一笼吧,想着,张敏甜蜜地笑了一下。

“姑娘,你是为男友买的吧!”老板娘找给她钱后,附带地问了一句。

路边的垂柳因风显得婀娜多姿,人们不经意行走时,会多看它几眼,张敏行色匆匆,在她的心眼里,填满的是赵明的身体。她有些激动万分,甚至在越距越近的行进中,感受扑通扑通的心跳。

终于到了,某某宾馆在夜色下闪着鬼魅般的瞳孔,象似在眨巴望着这位女孩。楼下柜台的服务员瞪着眼看着她登入大堂,想喊出一口:“小姐,你找谁?”又欲言又止。她上下打量这位清秀还带着学生的稚脱,终于缄默,任由她低头迈进直到11楼的电梯。

敲门声。赵明很激动地关低电视声音,急速穿着两只薄得如蝉翼的拖鞋,兴高采烈打开门。是她,张敏。张敏似乎并没有视频中灵性的锐气,她看似有张惶恐的眼睛在望着一个陌生人,赵明的胡子刮得一干二净,他想饰演一个公子,却不想露出破绽,裤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勾出的一个洞,破坏那种整体的谐调。

赵明看着打扮普通少了视频中穿着娃娃吊带的性感,原先提起的兴致减锐一半。张敏预感,俩人的见面消褪网络上的激情,掩饰着不安,提着一袋白色塑料装的蒸笼包,问道:“你饿了吗?”

赵明看着实实在在的包子,饿得有些发慌,但脑里消散不少充盈的浪漫。因为之前,他想像张敏提的不是包子,而一手握一朵玫瑰或者一束。情急之下,作为一个男子的欲望,他还是很绅士请她进去,随后关上门。

张敏的心如小鹿扑扑地跳,此时,她有点后悔来此。为什么网络视频看的书生,竟然有些象屠夫?哦,那不过是修饰过的屠夫。张敏看着赵明咀嚼包子,他饿得直咽下三个。不禁扑哧而笑。

赵明鼓着腮帮,撑着眼珠满脸涨得通红问:“你笑什么!”

“呵呵呵,呵呵呵!”张敏用笑掩饰心中的紧张,又顿感手心出汗,她窘相地告诉赵明:“你脸上沾了有肉末!”

天啦!这多么丢人的事!赵明飞也似地跑到卫生间,拧开水龙头,哗哗地水冲掉那层被梦中老婆直指的难堪。他发现他的下身象泄了气的皮球,随情绪的不悦而气馁下去。

坐在床沿的张敏东瞧西望周边的环境,赵明的包放在桌上,陈旧得很土气,和这间房的雅调格格不入。

“老公!”这样一个词汇在张敏心境中泛不出任何波澜,原来网络的设想在现实中都如镜花水月。

赵明整了整头发,望了望全身,发现了该死的破洞,他赶紧趁着冲水的声音掩盖他喷上少许摩丝作为浆糊粘住裤洞,随后将镶在裤腰的T恤拖了出来,迈出卫生间,他朝张敏绅士般微笑了一下。

张敏低着头,她的思想生发出千般的理由想逃脱,想开口说:我走。但是她想想,赵明千里之遥坐火车赶来,网络中的老婆又于心何忍?

开不下口,赵明却慢慢向她靠近。赵明闻到她身上散放的汗味,停顿了一口气,对低垂不语的张敏说:“有水,去卫生间冲冲?”

张敏执傲地说:“不了!”说这句话时,她也兴致全无。他们的相见显得很寒酸。

赵明讨好地说:“你不冲就不冲吧!”

他半迫着她到床上,手持她的衣服慢慢脱下,张敏就象只无处躲藏的小鸡,被老鹰一根翅翼一根翅翼地拔下。

羞涩掩躲的女孩是提不起男人的劲的,赵明撕下裤链半插入地在花朵间游弋。太痛苦了,张敏两手护住胸前,两脚夹笼得很紧。

赵明有些愤怒老婆的表现,他像恶狼把张敏圆白的手臂张开。张敏囤积着泪,她狠狠地看似没点风情,书生的柔情变成杀猪先生的掠夺时,禁不住抽出右手掴了一掌赵明脸上,赵明好歹的情欲瞬间全无,摸着被扇疼的脸腮子,怒喝一声:“张敏,你有病,干啥?”

“我们结束了!”张敏掩着脸,含泪地离去。

赵明看着身体的某部分慢慢萎缩,一刻间倾情长泪。

青涩的爱情经不起考验,幻想的爱情就象泡沫一碰就碎。除非装在盒子里,看着光彩夺目,但是一经出阁,马上破灭。

张敏那一句:“老公,我爱你!”随着她的影子遁空而去。爱情,折翼在床榻。赵明望着床上,几根还带着余温的脱落的白色羽毛, 直言告诉他:“天鹅飞走了!”

2009-8-24 3:14猫咪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