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琴的写作原创

恐无声,弦声声,伴得月夜窗台琴!

 
 
 

日志

 
 

[原创]脖颈后的吻痕  

2009-09-15 00:35:06|  分类: [原创]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脖颈后的吻痕

[原创]脖颈后的吻痕 - 猫咪 - [我的原创]猫咪爱之巢文/猫咪[原创]脖颈后的吻痕 - 猫咪 - [我的原创]猫咪爱之巢

牛郎织女节日刚过,文舒组织特别的烛光晚宴,迎接从马来西亚回国的老公杨益。那晚,屋外,风疾雨骤,电闪雷鸣,屋内,觥筹交错,他们喝了几盅小酒后,立马扑在洞房巫山云雨。

半夜三更,雨敲窗帘的声音惊醒文舒,她略感下身有些疼痛。她下意识用手揩撷,一股浓腥的粘稠扑鼻而来。她看着旁边熟睡的杨益,从窗外透来的光芒铺在他的半张脸,速写一个男人的沉稳而刚毅。

她不忍把他的睡梦打破,轻轻起身,到淋浴室冲干净,随后擦净身子,倒在柔软的床褥,半拥着杨益睡去。

雨下得时断时续,窗外的芭蕉吮吸连日来的干旱突降的暴雨甘霖,在随后叮叮咚咚有节律的雨奏声中,无声地掩酣在黑夜的深醉之中,任凭雨轻揉慢弄。

清晨,一丝光亮射过镶花的白纱窗。文舒伸了个懒腰苏醒,她发现醒来,杨益已经不在房间。在床头,留下一张便笺。她打开窗外,闻到一股雨后的野味清香,举着便笺深情地念道:“亲爱的宝贝,昨夜不忍打破团聚的浪漫,遂没提前告诉今晨六点离开去上海!宝贝,不必担心,下一刻,又将是我们重逢的日子!your’s YI!

文舒甜甜笑着,朝破晓的天际的霞晖作一个温柔的拥抱!深情的闭上眼睛,又惊喜的凝望天空。

新的一天开始。洗濑,梳妆打扮。她无心发现雪白的毛巾留下斑斑点点的血迹。

吃过早餐,文舒赶去集合地点,没有因为杨益而缺席活动。他们是一团自发的驴友,只要谋得相同,便可凑在一起登山。看到迟到半个小时的文舒赶到,驴友们都高兴地连蹦带跳。

8人,4男4女,出发。野山谷。一辆车直抵目的地。已是中午,他们在当地一家野味餐馆午餐。

天气没有因昨日下雨带来凉快,反而天晴带来一丝闷热把每个人热得大汗淋漓。文舒只好把披在肩上的长发盘起来。驴友中一男生惊叫,被旁边的女生抚上嘴。他们当作什么也没看见。文舒很好奇,他们每个人朝她憨憨直笑。

野山谷,高崖深谷。路上因为昨日一场暴雨,山路滑腻,行走特别小心。挤着小路朝上,拨开荆棘,不知他们走了多少路。在她们的脚下呈现一潭幽静的深谷。

文舒显然要叫出声来。几个同行憋不住,都大喊:“我爱你!”脆而深远的响声震荡在深潭之间。

他们沿着溪路的小水源,揪住旁边的灌丛屈着身体滑下。文舒带头,一路破荒闯路,却没想到被窜出的一头牛吓得连滚直翻。

几个人折着树枝又吼又怒把牛赶走,他们喊着文舒的名字,男的勇敢地朝文舒翻下的地方直冲下去。

就几秒钟的时间,文舒沾着泥巴滚到山坳,大家大幸文舒没出现骨折伤离,拉起她,把她背到潭水边。

文舒醒来第一句就说:“出血了!”她摸着脖子很痛,那里僵掉了,她的手触到有血。一块松皮扎进口子,众驴友把它从肉陷中拨出来,文舒惊叫一声。“你们太用力了!”大家看她发出有力量的惊叫,知道化险为夷,都止不住地呵呵直笑:“傻女人!舒服时会叫得那么大声吗?”

在深潭虽然享受极目楚天舒的快感,也领略潭水的滑腻清凉,众驴们把她拉到一块拍照。

这一程有惊无险,但弄得文舒休息了几天。主要回去后,文舒发现脖颈后发炎了,医生告诉她,最好不宜出游,她于是向旅游公司请休。

杨益也好巧,从上海回到家。杨益思妻心切,他发现妻子脖子后的伤口后,非常不高兴。文舒不明白,开口闭口都叫她宝贝的杨益,究竟在哪方面出错。两个人都在猜测。文舒一日不吃饭,杨益也假装有事,在外和同事共餐。

两人因某个情结,互相不理不睬。

文舒惦念那些驴友们,驴友们倒是很惦念她的老公杨益回来没有。

文舒打出一行字:“他回来了!好象吃错药了!”

众驴友开玩笑:“是你在吃药!”

文舒笑。

众驴友作弄她:“文舒,洞房夜大战几回?”

文舒:“算了!人家不理我了!”

众驴友猜测:“外遇?”

文舒发出一个摇头的符号。

众驴友大呼:“我们有机会了!!“

文舒笑开心的时候,杨益从外面回来闯了进来。他丢下手提包:“看看!胡搞,乱搞!亏我那么爱你!”

文舒扔下电脑,所有脾气都窜上来:“杨益,你说清楚!我闷得象头驴。还不知你发那么大的脾气是因为什么事?”

“我问你!你爱上别人了?”

“我?”文舒气得说不出话来。

就几天的时间,第一天和众驴友出游,差点弄得没命,接下去几天除了和医生打交道,再就是床和电脑,以前都是这个样,杨益从未责备过她?

“杨益,你要向我表明什么?”

“我就不明,我那么爱你,你脖子上还有别的男人的印痕!”杨益气呼呼地啪了声电脑,“他值得你那么付出吗?”

“你一回来,不问是非。你,你,你!我这几天生病了!!”文舒眼眶有泪在打转。

“相思病?”杨益看着电脑发起一句疑问。文舒无力地坐在椅子上。

众驴友在电脑,不停地打问号:“文舒,在吗?”

随后,他们又在猜测:“莫非杨益回来了?”

杨益看到闪屏,坐下来回复:“我是杨益,我是回来了!我要跟你们迎战!”

众驴友倒吸一口气,杨益剑拔弓张,莫非他怀疑文舒与他们的关系?

“杨先生,我们尊重你!喜欢跟你妻子开玩笑,迎战是为何?”

“哪个王八蛋!站出来。谁在我老婆脖子种下爱!”

众驴友大笑,晃悟。

杨益气:“你们不站出来是吗?”

众驴友发出调皮的眼神。

杨益推了下鼠标:“有本事出来跟我迎战!!”

众驴友服了打出:“你太囧了!”

杨益不服:“不要跟我躲猫猫!!”

众驴友一涌而上:“碰上非主流!”

杨益激愤:“你们这群牛!”

众驴友调侃:“我们是一群“驴”友!”

文舒抢过电脑回应道:“我是文舒,你们有玩没玩!”

众驴友甜蜜:“文舒出来了!!我们有得玩了!”

大家齐喊:“文舒,我们爱你!!!!对不起,我们路过打酱油”

杨益又抢:“没本事进来吧?”

众驴友笑,一哄而散回应:“杨先生,不关我们事!是你把爱种在文舒脖子上!!晚上再接再厉!最好种满全身!”

杨益脸红耳赤,一想,拍着脑门,对啊,那晚喝高了,行房时,咬了文舒一口,文舒也喝高了,当时只发出蚊子般的回应。他不好意思放下双手。

转头看文舒时,发现文舒抚摸着伤口,幸福张开双臂雀跃向他拥来。他想:这个傻女人!

2009-9-14 23:49 猫咪(版权所有)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