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琴的写作原创

恐无声,弦声声,伴得月夜窗台琴!

 
 
 

日志

 
 

[原创]连载小说《我的后妈》-相见时难别亦难  

2012-05-05 00:00:36|  分类: [原创]长篇爱情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连载小说《我的后妈》-相见时难别亦难

[原创]连载小说《我的后妈》-相见时难别亦难 - 猫咪 - [我的原创]猫咪爱之巢文/猫咪

    硝烟四处血祭奠(五)续下:(六)海江市堤岸。柳枝轻飘,孤鸿哀嚎掠过海平面。没有阳光的天阴郁沉闷得要使人哭出来。慕云和单卫华各打着一把雨伞,慕云还没来得及抹去泪痕,单卫华说起何英家中不该发生的事。

“我来迟了,慕云,我和马辉刚开完会,秘书部小晨打来电话工地出现状况,叫我们当中一人过去。我们真的来迟了。何老人不该那么快离逝!”

慕云含着悲伤略带愤怒,问“你给我解释,究竟怎么回事?”

“好吧”单卫华不敢惹红颜怒,要知道认识慕云来,她从没忧怨悲愤过,“你听我解释,在与你大排挡相遇前,马全昌力邀我来海江市开发老城区项目。我还未考察,先被请去餐厅。你知道那晚是马辉作东。”

“谁作东,与我无关。”慕云只要一想起何英死得那么惨,悲伤化成心头的怒火,“你们想想还有人性吗?她是军嫂。政府都要特别待遇她,反倒碰上你们这帮强盗,明枪难防,暗枪也难躲。你们想想,你们怎么对得起战争年代牺牲前线为了争取和平的那些抛头颅洒热血士兵将士?”慕云眼里噙着泪。“她八十多岁的老人多不容易,老朝临嘱前特别嘱托要我照顾何英的起居。你们挥铁扬土一个瞬间把她的家夷为平地,你们考虑千千万家落户,眼里却容不下一户老人?”

单卫华听了很愧疚,他解释。他觉得说多无益,慕云在伤恨中。“我们开会的目的也是为了调节何老人的去处。我们的作法并没有象你想得那么掠夺。慕云,我是军人,心里有军人的法则。我和马辉商量过怎么去慰劳老人家”

“你别给我扯远。你正面告诉我工地谁使的嗖主意要强拆,为什么不顾人命?你们得给我一个交待,我才好面对天雷。”

“慕云,你听我说。他们大意,以为里面空屋,事情出现了才意识做过头。”

“我不信,别用哄小孩的说法哄我。他们施工前,不派一个人核实人员全都撤离了吗?”

“这是我们工地人员的失职。昨天新来的施工队伍,在交接上没有及时做到防范。我要彻查下去,究竟谁违反操作。你放心。我出来前,已经同马辉交妥,派人协同民警调查。我们会给老人一个交待。”

单卫华话音刚落,霹霹啪啪下起大雨点。他们暂时躲在山路的凉亭,那是我带慕云第一次来的地方。单卫华见慕云仍是面色苍白,穿着白色T恤,皮肤上的毛孔直竖,关心地问,“慕云,你受凉了吗?”慕云摇摇头。单卫华将她手上的伞拿过去,放在亭子的水泥椅上,宽厚的手拉过慕云的手,“还在为那事生气吗?”慕云还是摇摇头,她的眼眶淌着液体,屋檐飞下的雨花溅到她脸上,她分不清是眼泪悲伤的洗礼还是连老天都为何英哭泣了。

“慕云,你别那样好吗?”单卫华求她。

“我哪能放得下她呀。你让我哭,你让我歇息,安静行吗?”慕云索性蹲下象个孩子呜呜哭起来。她把头埋在两腿间,纤细的右五指不时抹着潮湿的眼眶。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请求你别那么悲伤了好吗?”

单卫华把慕云扶起。单卫华这时接到电话。慕云听到所有跟老人不利的真相,原来矛头不仅是对着老人还有对着她。

“马辉,事情有了新的进展?”

对方回,“没,没有。就是查到一个可疑的人。他28岁,装着行李正准备回家。”

“他与工地误操作有关吗?”

“是的,把他抓起来问话了。”

“哪里人?”

“河厝村”

“什么?是不是慕村附近的河厝村”

“我不懂慕村。哦,对了,是不是慕云故乡?”

慕云听到皱起眉头,倾听地注意马辉和单卫华的交谈。

“小伙子问出来叫什么?”

“张衍”

“张衍?”

“单哥你认识吗?”

“我要见他。”

单卫华不顾雨大,打起伞护着慕云冲在雨中,驾起车,以120时速赶到张衍的住所。

他就在老城区附近的出租房里,样子瘦弱得直打颤。民警王燕瞪着一双锐利的眼光,直把他哆嗦得不敢面对我们。单卫华跟他说了什么,王燕离开后就剩慕云张衍和单卫华。

单卫华牵过张衍一双手,“我还认识你。张衍,抬头看我”张衍不安地,眼里闪炼着平日没有的颤抖。“不要害怕,只要你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们,我不仅不会把你送到民警那,我还会设法送你回家”

“我是迫不得以的。”

“是谁指使你那么干?”

“我不敢说,说了我。。”

“你说,我讲过我会送你回家。”

慕云倒是劝说起他来,“你说吧。叔叔可以答应,我也可以答应。我是慕村人,河厝村就在我们隔壁,我护送你回家。”

“姐姐”张衍听出慰心的话,跪立在慕云面前,两泪流出,对她掏出心事。“姐姐,我要做错,你就打我骂我。我爸张尚保自从被海江市赵海凡暴打,腰椎一直承沉不起重活。我家开杂货站,家里除了我没人管。我爸六十多岁的人,原本健健康康,赵海凡逞着高干子弟,施于我爸暴行。我出不了这口气。前年,我找到海江市,原本想找份工作稳住脚根,再打探赵海凡的行踪。做过一件对姐姐缺德的事,后面听说他杀人已经入狱,我正想松一口气返回家,却遇上一位陌生人。他就是人称“矮挫”,原来是赵海凡的拜把兄弟,他听出我来海江市的目的,把我诱拐去工地专做重活,以及干伤天害理的事。你知道姐姐,我压根就不想干,他扣我钱,扣我的身份证。每晚还将我锁到房间,直到第二天凌晨要我干活才把我放出来。我过得实在没有天日呀。我的父亲急得找我已经离开人逝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世道呀。”慕云想,赵海凡要是冲我来,他尽管来。为什么他要让一个青年承受苦刑?”慕云闭眼想着赵海媚含冤的死去。她没想到赵海凡背后更疯狂。

单卫华问,“你父亲怎么知道你在海江市?”

“他听说竽头在海江市,托张帆联系找到我。”

“你说的矮挫,是一位个子不高,人黑体胖的三十多岁男人吗?”张衍点点头。

单卫华把慕云拉出门,交耳接谈。“慕云,你还记得大排挡叫你出去哪位吗?”

慕云略有想法地点头,“是的”。慕云思考,“他冲我来的?”。

她转回身,跟着张衍讲,“这事跟你一点也没关系。你现在身份证呢?”

“出事后,矮挫把它还上我了。”张衍回答,抖着二只肿红的手要掏口袋。

“好吧,你身上有钱吗?”张衍掏出口袋零散的钱,“就只有那么多”慕云听后,从袋里掏出二百,“你回去,马上回去。再也不要回来了”

张衍一头跪下,“姐姐,姐姐,谢谢”不住地瞌头。他含着凄离的泪水,这一刻好象要就此解脱。单卫华要他带上行李,也从口袋拿出500元现金,“听慕云的,你再也不要来海江市”俩人把张衍送上鹿领口的火车,给他买上回家的车票,直到他消失,两人才开车找到一安静的地方坐下。

“这事非常蹊跷。”单卫华摆弄着桌前的茶杯,疑问。“矮挫有什么目的?”

“我完全知道,矮挫是冲我来的。”慕云疲累靠在编织得精巧的藤椅上,那是一家茶馆。

“你怎么解释呢?”单卫华问

“矮挫完全掌握张衍。张衍在赵海凡入狱前给我一封信,在信中以极其污秽的言语辱骂我。我现在想那件事与何英有关。何英因为与朝家有关。赵海凡就是看不惯何英,所以即使他不出面,也通过他的兄弟来对我身心的惩罚。”

“不,慕云,你这样解释不通。我就没觉得这矮挫可靠。一个对女士不敬的男人,对工作也不会起色。我完全认为那天把他哄出去是有道理的。”

“他来打击报复?”

“很有可能。”

“太可怕了”慕云觉得世界没有象慕村原来的村民那么质朴。“我一定要拿起法律的武器,和那帮混蛋斗争到底。”

“这事你不要担心。有我呢,我在商场混泥里跌打滚爬了十年,什么人看见过。他那是一只雕虫小技而已。赵海凡要还在海江市,我要和他会面。十年前与十年后的单卫华,今非昔比。他毕竟不能靠老子赵光吃饭了。”

“老单。不会铸成大事吧?”

“你放心,那些都是男人间的事。赵海凡以及结交的狐朋狗友都是一群利欲熏心的家伙,没有一点人性。我和马辉他爸虽然被江湖上的百姓传言是掉在铜罐子发着钱臭味的商人,但我们还是按着章程办事,我们走一步都得看着各大官人以及百姓的脸色行事。首先,如果不是有利益冲突,我们尽可能绕过去,走合法、合人情的路子。要知道广大人民才是我们的爹娘呀”

“老单,你打算怎样惩治矮挫?”

“矮挫是马辉找的人。如果马辉要处理不公,我决定放弃投资海江市旧城改造项目。”

“这无疑对你是一笔损失”

“慕云,如果你是那样考虑我的话,那我真得不配当军人。朝伟第一次与我会面论起为人民服务,我觉得十年来隐藏心中,却一直未忘老朝给我们生活勉励。一个人要是价值观不正,我认为再多钱也行同污泥狗粪不值一提。我反馈我这几年的所思所行,我的物质生活提高了,精神生活远没有做军人时的气宇。”单卫华说到此,回忆和朝伟博奕那一刻指责朝天雷的不幸福,他觉得那一刻失心疯一样,为什么会对原上属儿子说出他也不想听的话,是真的金钱的利诱把他送进另一个精神在慢慢坠入太现实的世界。他离开后,反省,来到医院见到慕云和她谈起和朝天雷一起救慕村的情形,才发觉那时的世界才是最亮堂,他把愧疚化作对慕云关爱,更是在心底接纳朝伟,他庆幸朝伟虽然年轻,保持着军人的高风气节,这为被金和权所垄断的社会不容忽略和再找到的。

单卫华陷入沉思。他非常感谢慕云,他觉得庆幸,还有人没有被时俗的污秽熏染,保持生活的向心力,与恶斗,与民欢的慕云。她仅是一名小女子,胸膛那么广阔。

单卫华止不住为前半生泪流,男人一半是成就事业,一半为遇到红颜庆幸。他认为,无论与她离多远,他都会保护着她。

 

(七)

矮挫的不良居心尘埃落定,区派出所也顺藤爬瓜抓到一批犯有前科的嫌疑人,并将它们一网打尽。马辉在心底佩服慕云的勇气和不畏怯,她来到现场,指证并将何英被害的经过一一详来。马辉觉得实际他被慕云救过二次;一次是在朝伟的拳击上,马辉当时略有感动,一位与他素不相识的女子能伸手将他的流血擦干;还有就是这次,显然要不是单卫华及时慧眼识珠,他也要陷入混池,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几年前坐牢还没让他洗涮罪名,要再与矮挫同道,那就是显然自愿纵入污河,和他们一起共泳。

单卫华与马辉说起慕云的故事,要他分清轻重对待。马辉毕竟不象矮挫不能回头,他正在为了吴娟能回心转意改造自己的态度和行为,经单卫华一席话,闻君胜读十年书,那么豁然开朗,他猛然觉得追吴娟,可以水到渠成,他暗喜有一个指路人,她也许就是慕云。

慕云勇救一位老太太何英纷纷得到网络年轻人的赏识,他们称她是落在凡间一朵盛开的百合花,以及水莲,心比玉般剔透,意志比金刚强。他们给她许多赞誉,称她是象赫本一样的女人,又庆幸赫本复活生活在海江市。

当他们得知,朱儿生病,慕云睡不下觉,守夜伴着朱儿几日几夜在医院,他们感动地发起一股旋风,要求为朱儿成立一个爱心基金。

慕云哭得稀哩哗啦。

我为慕云而骄傲,她是我心中的女神。帐蓬里的老阿妈又来问我,什么时候能见到慕云。我把朱儿生病的消息告诉她。她恻隐上心头,她忽然想去看看朱儿。她遣责不为人母的男女为什么把女婴弃下,这样的罪孽要一个还没做过母亲的慕云承担。

她谈起前几天有隔壁邻居问过猪孩(朱儿)的事,她不愿多说,她想朱儿是幸运的,能和慕云一起,是她的大福。茫茫人海,有几个知心,知爱的人能彼此互相遇见。她对着我大发感叹,慕云是一个忘我独立行走的女人,老阿妈把慕云当作是西部的雪莲花,有了她,他们的病和烦忧就慢慢消除。

“我想念她了”老阿妈长叹。“阿妈,我也想念她了”我梦呓地望着干土,一阵阵的热浪不停地涌来。

“你们有朱儿会连接在更一起”。当老阿妈听说我和慕云之间的事,真心地祝福我们。

大风在荒原呼呼地刮。老阿妈说,几个月不下雨,村民又有许多染上疾病。志愿医生来过一批又走了,都由于环境太恶劣待不下去。她说,“朝伟,你的嘴唇干裂得厉害”她把水壶给我,那还是从几百里山外找到的水源带回来的。“你喝吧,你的肺不好”老阿妈干咳说,“哎,我都老了,不中用了,能维持生命已经相当不错。”她硬要我喝一口,“你放心,我用壶子倒到口杯,不会传染”。她的话那么憨厚,我想不出用什么形容,山里和原野人们一样淳朴。

我甚至更想念慕云。老阿妈给我送过一口水,她用羊角给我送上,“喝吧,朝伟。不要虐待自己,那是对心爱的人一种爱护。你爱她,就要象你待自身一样。”

我还没亲尝,我不断咽掉唾液生成的水,直到把它咽干。那点老阿妈舍不得水,有如甘泉,旱后逢甘雨来得及时。可我想,还有多少人需要那样滋润,却由于环境恶劣,阳光烤晒,热得可以看见地皮冒着剧烈的汽体流动,它随着风,炙热的如烙铁围来,简直要把人的头皮和衣服烧着。

“要是这次回去,好好给我看看慕云”老阿妈说着说着又痛哭起来。她给我一个针织的香囊,“带给慕云。那是一个幸运袋,我挂了半辈子。你就说,老阿妈想她”她捧着脸哭,不时地抹两腮。

我道好。那晚,老阿妈熄灭灯,给我盖上帐篷。出去了。我通过缝隙望了天际繁星很久。有一颗很亮。几十天来,我一直未与慕云取得联系。当我告诉她我要归来时候,在电话中她哭了。我紧紧拥抱电话,仿佛今生相爱的人即将回归,回归到一个小巢,那里有我们相互对望,亲切的聆听,和交流的呼吸。

老阿妈和乡民送走我。车上响起《向往神鹰》,我几竟忍不住热泪盈眶,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远,灰尘在我身后越来越浓。我挥着手,向他们告别。

当行驶在海江市的路途,风景如画,绿树葱笼。路旁的人们穿着时尚,干净的衣服,我仆仆风尘踏上回乡的路,胡子粗硬,皮肤干燥,我对未见的慕云自问,“亲爱的,你还认识我吗?”

回到家里,慕云一把抱住我。泪水趟湿我的衣裳,她根本不顾眼前,“离家少儿,回时龙钟”的惨象。

我紧紧拥抱她,“慕云,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知道。”慕云点头。

“每夜我就看着天上的星星,哪颗是你。你说哪颗会是你呢?当然是最亮的哪一颗。”我说。

慕云流得连同鼻涕一起下。

“不认识伟了吧?”我问

慕云摇头,她的眼中点点泪光,灿烂得跟钻石发出永恒的光芒,她抚着我黑铜色的脸:“我一直在等你回来”

听她的话很舒心。

“我也是,我想即刻见到你。一路开足马力向前飞”。我说完,有股酸涩的泪,想借此看望朱儿洒掉。

慕云轻轻对我说,“朱儿睡去不久。”我转身去了浴室。稍后,我把老阿妈的香囊送给她,并对她说“阿妈给你的,要我捎话给你。她说很想你,还有。。”

“还有什么?”为了不影响朱儿。我们轻声地说话,我悄悄搁在她的耳边:

“还有。比翼双飞,”

慕云扑哧一声。我再次把她和香囊,连同搂在怀里。

2012-5-4 17:40 猫咪创作。

相关阅读请关注猫咪新小说《我的后妈》http://data.book.163.com/book/home/009200280001/000BNbCH.html,将会不断更新,续载。。。

[原创]连载小说《我的后妈》-相见时难别亦难 - 猫咪 - [我的原创]猫咪爱之巢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