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原创]猫咪小琴的写作空间

恐无声,弦声声,伴得月夜窗台琴!

 
 
 

日志

 
 

[原创]一世知己,一世情  

2014-05-08 14:45:17|  分类: [原创]婚嫁家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一世知己,一世情

[原创]一世知己,一世情 - 猫咪小琴 - 猫咪小琴[原创]猫咪爱之巢文、猫咪小琴

网上有个论题:友情以上,恋人未满,气味相投,惺惺相惜,在彼此心中的地位仅次于甚至胜过爱人,通常被称为“红(蓝)颜知己”。在你看来,这种关系是单纯的好朋友,还是暧昧的爱情备胎?正方:好朋友,男女之间也有纯洁的友谊反方:备胎,知己只是追求爱情的“前奏”。

我选正方,理由:有些人仅于作知己,有心里话互相讲述,彼此保密;有困难互相帮忙,这样的前提条下,能维持很久很长,如果贪于欲字,一念之差,两人原本美好的关系就有可能土崩瓦解。我认为需要这样的知己朋友,说笑无忌,他也不会趁人之危,更能在需要的时候,他象个姐妹出现身边,这样的人不是没有。奥黛丽赫本和他的蓝颜纪梵希就是一生的知己。
1929年5月4日,上帝亲吻了一个小女孩的脸颊,于是奥黛丽?赫本诞生了 。而在1993年1月20日赫本离开世界时,为赫本抬灵柩的是她的两个前夫、晚年的 同居男友和一辈子的蓝颜知己纪梵希。只因为这个女人是奥黛丽?赫本,所以她的旧爱都不计前嫌,集合在一起,陪天使走完在人间的最后一程。
所以你们相信男女之间纯洁的友情,而且不仅仅地,能保留一生,一世的知己!2014-5-8 14:42猫咪

[原创]一世知己,一世情 - 猫咪小琴 - 猫咪小琴[原创]猫咪爱之巢

 

[原创]一世知己,一世情 - 猫咪小琴 - 猫咪小琴[原创]猫咪爱之巢
[原创]一世知己,一世情 - 猫咪小琴 - 猫咪小琴[原创]猫咪爱之巢
[原创]一世知己,一世情 - 猫咪小琴 - 猫咪小琴[原创]猫咪爱之巢
 
[原创]一世知己,一世情 - 猫咪小琴 - 猫咪小琴[原创]猫咪爱之巢

   

以上是奥黛丽赫本和她的知己的一点简短的故事。在这里,补充一点,为了能让论题更充分,我摆出的正方观点更有事实例证,我把我的故事分享一点,

四年前的某个晚上和老乡小聊一下。视频中老乡夸口地说,“你好漂亮”,当时肚子还有些痛,勉强笑着。老乡很忙,05年加我Q的,我们聊天的次数一年也不上10次。 他还比喻,“我和你从生活上的朋友快变成网友了”

老乡从家乡去了上海后,变化挺大。我认识他时,在同一个故乡,他才18岁,瘦小清纯,还开着装土的货车,那些土是经济开发区建楼挖出又填平路面用的。10年过去,他改行做网络技术,在上海不仅打拼出一套住房和一部车,还结婚生子,好事密密来啊。

和老乡最开心的事,回忆在老家一起唱歌,一起在蒙古包内饮酒。老乡总不能忘记这些和我一起的那些光景,他认为那是他人生一段青春经历,意外和惊喜,那时我没有看不起他,而且当个朋友善良地对他,以至于他一直把我的电话号码和把我的信箱留着,当我的手机空号时,他发邮件,发邮件直到我回复。十年前,我有整整半年的日子没有和网络打交道,在他乡,我就象只蒲公英流浪轻盈地飞,无思无想,无牵无挂,仅因我与外界隔离,我内心仿佛只有一个人,而外面都是不熟悉另一个世界里的同事。

直到从漳州到了厦门后,思考很久我才得以和他联系,而我在冷静面对大海静坐的日子,他已经买上房子,还在我面前故称为房奴,而我对房奴却是如此地仰仗。一晃几年,物是人非,他的事业如火中天,到了上海不仅胖了,留了胡子,还喜欢跟我开玩笑,视频上一见面,他还是喜欢用家乡的方言调侃“美女,你还是这么江(方言:漂亮的意思)啊!”他的话把过去从没有的幽默发挥出来。

第N次Q上遇到,还是那样。正值世博会迎来,辟头就问我:五一去世博了吗?”

我答:“没去,买不到票”

他一副不羁,回答我:“五一去的都是预定的票”

他一方面叹惜我到了上海没去世博。便又问: “怎么不打电话给我?”

我答:“怕你有事脱不开身”

他说出实情:“我五一是忙,到四号才闲。你啊,好不容易来趟上海,你都不打电话给我,说不定我可以请你们食饭,还可以做一回司机!”

这么一显露,我才知道他买车了。 我笑他,“有车了?”

“早几年就买了!” 很淡定

我抓狂:“冤啊,我怎么不打给你呢?”

他又问:“你是不方便吧,和老公一起来?你老公早把我忘了吧?!”

提到老公和他,只是摩托车的媒介,我解释:“他不会把你忘记,我告诉过他,你是某某地方的某某人,某店老板的儿子”

看我介绍一长串的,他晕了。

“他还能记得我借给他摩托车那次?”

“记得!”

“我们认识十年了吧?”

“嗯”

他又夸我:“你一点也没变!”

我问:“是小孩气没变?”

我没什么变,可心变老了;他变了。他胖了,蓄了胡子。刚吃完饭会叨着根牙签,有次我笑他,他才拿掉。我叫他给观光他家里,他于是摆动摄像头,他的老婆正在厨房剁骨头,弄得呯呯响,他问:“听到了吗?”我掩面笑,“她好勤,在厨房做什么好吃呢?”“做包子。”原来呯呯声是压扁芋子的声音。我真羡慕他难得好清闲。

老乡笑我不变,是天天好心情。他说,“跟你再一起,我的心情很好耶,奇怪的表现!”我咯咯而笑。

要知道我都是那么地无心无肺的。

其实,快乐不一定是幸福的理由,但幸福,一定是快乐的。

知己不是做出来给人看的,但一定是纯洁的。

2014-5-9 17:34 猫咪随笔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